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励志人生

中国存活最长肾移植患者:我为何能多活39年

  徐向林+娟子

  27岁时,他被施行了中国第一例最成功的肾移植手术。52岁时,他再次成为中国鲜有的几例成功实施二度肾移植的患者之一。63岁时,他因肾脏癌而实施保守治疗,再度成功地闯过生死关!

  39年来,他前后数次与死神搏击,每一次都幸运地存活下来!而且,他顽强的生命力、不把自己当病人的乐观精神以及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,化成了缕缕真爱,回馈给他的妻子和女儿,使妻子圆上了“歌唱家”的梦想,女儿也大学毕业、事业有成。

5a47f73cf3984175887af91479006896.jpeg

  他叫杨运胜,中国目前最长寿的肾移植患者。杨运胜战胜病魔的历程,走过了“心救”、“情救”、“智救”的三个阶段,他创下的生命奇迹,对广大罹患重症的病人及其亲人,有强烈的启迪意义——

  北京第一例肾移植患者:向死而生赢来生命与爱情

  2016年8月25日,北京友谊医院。66岁的杨运胜拿到了最新的体检报告。体检报告上显示,肾脏上的癌细胞已经全部消失。除血压略偏高外,一切体检正常。医生祝贺他:“杨大爷,照你这身子骨,一准能创造世界奇迹!”手捧体检报告,与病魔抗争的悠悠往事浮上了杨运胜的心头——

  时间倒回至39年前。1977年10月,27岁的北京小伙杨运胜因患有尿毒症,双肾功能急速衰竭,生命危在旦夕。而他最初患的是慢性肾炎,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,由于缺少有效的办法对病情加以控制,很快,杨运胜的慢性肾炎恶化为尿毒症,只能靠透析来排毒,勉强维持生命。杨运胜初中毕业后,就进入北京文具厂做钳工。生病后,他休了病假。但只要病情出现好转,他就出现在车间里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。

  杨运胜的病情恶化后,已无法通过透析来缓解。当时,杨运胜心如死灰,一想到自己年纪轻轻,还没有成家立业,就患上了绝症。他泪如泉涌,痛苦地跟父母亲交代后事。

  然而,就在他绝望之际,转机来了。一位亲戚来探望杨运胜时,告诉他:“广州中山医院做了全国第一例肾移植手术,你这病通过肾移植也许能治好。”那时信息也不发达,杨运胜拜托亲友打听,如果北京有医院能做肾移植手术,他想试一试。可几天后,亲友却沮丧地告诉杨运胜:“北京的医院刚刚开展肾移植手术,广州做过的几例都称不上成功,有的刚做完就没过排异关,最长的只存活了几个月。”做,还是不做?杨运胜陷入了痛苦的抉择,不做手术只能等死,做了,也许还有一线生机。最终,杨运胜下定决心:做!杨运胜选择在北京友谊医院做肾移植手术。由于友谊医院也刚刚开展肾移植手术,友谊医院全体总动员,泌尿科的医护人员全体上阵参与手术。当年做移植手术没有配型,只是简单地验个血,只要血型相配就可以异体移植,这其实留下了一个极大的隐患——排异。

  10月19日,经过一天的紧张手术,杨运胜的病源肾被切除,移植进一只新鲜的活体肾,手术取得圆满成功。但术后的抗排异关让医护人员如临大敌:医生护士们24小时守护在杨运胜身边,一有变化,立马组织新方案来进行治疗。幸运的是,杨运胜挺过了抗排异关。在友谊医院住了10个月后,身体恢复的他才出院。随后,杨运胜又在家中休息了一年。

  身体刚康复,杨运胜就要回厂上班。厂领导考虑到杨运胜大病初愈,就照顾性地安排他去看大门。杨运胜却还要回到原先的钳工岗位做技术工作。厂领导拗不过他,只得将他调到机修车间搞技术改革。杨运胜与工友们在一块有说有笑,完全不像得过绝症的病人。其间,他连续三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。

  31岁那年,经人牵线搭桥,杨运胜与在北京第一纺织厂上班的李红相识。第一次约会时,杨运胜就坦诚相告:“我得过尿毒症,做了肾移植手术后,才捡回了一条命,我这病情可能还有反复,你慎重考虑一下。”李红低头思忖半晌后,这才轻声却用力地说:“你的事迹我听说过了,你从没将自己当成一个病人,我相信你的生命力比健康人还要强。”当李红决定与杨远胜相恋后,不少亲友都劝说她找个健康的小伙子结婚成家,李红却坚定地说:“他为人坦诚,心态阳光,浑身上下充满活力,能给我带来安全感。这辈子,我就认准他。”李红与杨远胜恋爱大半年后,一起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。1983年2月,女儿杨莹出世,一家三口和和美美,尽享家庭生活的温馨。

  再向生命打一张借条:这辈子做家人的参天大树

  李红性格活泼,爱唱爱跳。厂里举行的各类文艺活动,她都会上台一展歌喉,被工友们誉为“小百灵”。结婚后,李红为了让杨运胜减轻心理压力,经常在家里对着他唱歌,有时候还一边唱歌一边跳舞。在妻子歌声的感染下,本来就开朗的杨运胜常常应声合唱。唱到开心处,也情不自禁地跳起来。

  李红还在生活上细心地照顾着丈夫,由于杨运胜不能累着,她就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:杨运胜喜欢吃辣,但这是肾移植患者的禁区,为此,她每天换着样给他做各种可口饭菜,让他不再奢想吃辣。

  虽说手术取得了成功,但杨运胜要靠吃药才能减轻抗排异的症状。而长期服药影响了杨运胜的情绪,有时甚至处于失控状态。一次,女儿杨莹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碗,惊醒了正躺在床上休息的杨运胜。他立即对女儿发起了脾气:“你不知道爸爸是个病人啊,被你一吓,爸爸的病就要加重了!”杨莹被爸爸一吼,吓得大哭。那一段时间,杨运胜脸上乌云密布,妻子和女儿因他而变得小心翼翼……

  一天,杨莹放学回来早了,她在小区的院子里转来转去,就是不敢进屋。直到李红下班回家,才带着女儿进屋。上楼梯时,女儿对李红说:“妈妈,爸爸发起脾气真吓人,你不在家,我都不敢跟他在一个屋子里。”杨莹的话,引起了李红的深思。为了改善丈夫的脾气,李红拉着杨运胜去参加病友会活动,与那些病人接触,有了共同的话题,交流起来没有障碍,杨运胜找到了感觉。在病友会搞活动时,李红经常上台一亮歌喉,就引得阵阵掌声。

  有时,李红在台上唱歌时,看到台下的丈夫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闷不作声,她就停下来,将丈夫拉到台上一起唱歌。起初,杨运胜登台还有些害羞。李红就建议大伙儿鼓掌:“我老公嗓音很好,大伙儿越是热情地鼓掌,他唱得越好。”当掌声如潮时,杨运胜被现场氛围所感染,他与李红的合唱堪称珠联璧合。每次演出回来,杨运胜还意犹未尽,一路上哼唱不停。回到家,李红调教他练嗓子,这种“情绪转移法”使杨运胜忘记了身体不适,发脾气的次数越来越少。乖巧懂事的女儿经常在做完作业后与爸爸散步、聊天,这一切让杨运胜觉得生活如此美好,更加积极地锻炼身体。

  就在杨运胜的“生命之舟”平稳地向前行驶时,不料又遭遇了急弯险滩:2002年,杨运胜在做例行检查时,医生发现原先移植的肾脏竟萎缩不见了,另一只肾脏上长满了囊肿,也正在萎缩。这意味着,他先前所移植的肾脏,已完全失去了功效,命运再一次将杨运胜推向了风高浪急的险境!“这一次怕是挺不过去了。”杨运胜灰心丧气地对李红说。他甚至开始写遗书,李红说:“你已经向生命打了一张借条,就不在乎再多打一张借条,如果你这么消沉下去,我和女儿咋办啊!”说罢,她与在病床前的女儿抱头痛哭,一家人的头上笼罩着愁云……

  就在这一年,杨莹参加高考。她悄悄与母亲商量:“妈,爸爸身体不好,家里就靠你一个人扛着,上大学的学费难以负担,我干脆不考大学了,外出打工,挣钱给爸爸治病。”李红一筹莫展地说:“上大学是你的梦想。你的话真比针扎着我的心还要难受。”就在母女俩相视抹泪时,未曾想杨运胜挣扎着走进客厅,说:“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,莹莹,爸爸的命可以不要,但你的大学不能不上!”

  杨运胜提出不想再医治,因为根据治疗方案,还需第二度换肾才能维持生命。尽管有医保,但还是要自己掏不少钱。他坚持要把钱留给杨莹读大学,自己放弃治疗。李红与女儿都坚决要杨运胜继续治疗。其时,与杨运胜同一病房的还有一位肾病患者,因病情转重,已到弥留之际。在床边照料的是病人的爱人,才40多岁,就已经面容憔悴、头发花白。一次,她趁着丈夫睡着时,与杨运胜聊天。她感慨地说:“自从我丈夫得了病,全家人都跟着遭罪,一有异样情况,就像病情发生在我们身上一样揪心不已。本来他是家中的一棵大树,突然倒了,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。”说着,她嘤嘤地轻声抽泣起来。

  对方的话让杨运胜猛地惊醒,是啊,男人是家中的大树,如果大树自己倒下了,那不仅仅是一个生命的终结,更是一个家庭“人财两空”的灾难啊!顿悟后,杨运胜仿佛换了个人,对妻子说:“李红,我准备接受第二次肾移植。你们放心,我一定不会倒下!”李红激动地直点头,说:“我相信你……”

  随后,杨运胜在北京友谊医院接受了第二次肾移植手术。因为他是该医院所做的最成功的肾移植患者,这些年来,医院对他的回访从未间断,凭着“熟门熟路”,杨运胜的第二次肾移植手术非常成功。

  出院回到家的那天晚上,杨运胜让李红再给他唱一次《掌声响起来》,悠扬动听的歌声让这个沉寂了许久的家庭充盈了勃勃生气,杨运胜的脸上浮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  不向命运低头的硬汉:大自然才是最好的病房

  杨运胜的病愈,激发了女儿的斗志,当年,杨莹以优异的成绩被北京科技大学录取。

  杨莹到大学报到前,与杨运胜约定:“爸爸,您一定要好好地活着!”杨运胜笑道:“一言为定,凭我这身子骨,再撑几十年没问题。”

  女儿读大学后,杨运胜听从妻子的意见,办理了病退手续。这样一来,他有了更充足的时间。谁知,退休后,他比以前更忙了,每天除了散步、游泳外,还参加了多个病友会和病友俱乐部。在与病友交流过程中,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那些几乎对人生绝望的病友打气:“只要你鼓起了精气神,身体的免疫力就会提高,病魔就击不垮你。”

  杨运胜乐观的情绪和积极的人生态度,给病友们打足了气。他们遇有不开心的事总喜欢向他倾诉。杨运胜还在李红的鼓励下,自学快板书表演。每次病友聚会,李红献唱,杨运胜则用他自创的快板给大伙儿带来开心和启迪。

  杨运胜也爱好摄影,经常出去拍摄美景。后来,在女儿的帮助下,他学会了上网和通过QQ发送、分享照片,他爱好广泛,活动不断,这让他忘记了自己的病情,每天都过得快乐无比。从2004年起,杨运胜和北京友谊医院的移友们一起先后参加了4次移植运动会,获得金牌5枚、银牌4枚。

  2006年,杨莹大学毕业,先被百度高薪聘用,后跳槽至乐视网成为部门主管,收入颇高。杨莹每次拿到工资后,自己只留下很少的生活费,剩下的都交给父母。杨运胜不肯要,杨莹说:“爸爸,我能有今天的事业,完全是从您身上学到的不向命运低头不服输的精神。这些钱,权当女儿补交的学费。”杨莹虽是调侃之词,杨运胜听着却十分暖心。

  2010年,杨运胜将女儿给的钱存下来,买了一辆丰田轿车。买车时,李红不解地问:“咱们又不出远门,在城里坐公交车十分方便,买车干吗?”

  杨运胜神秘地一笑道:“这些年,你照顾我,几乎没出门旅游过,现在咱们的女儿工作了,我们也办理了退休手续,该出门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了。”李红还是担心丈夫的身体,不愿出门,杨运胜跟她说:“我这是旅游治疗,大自然才是最好的病床呢。”

  此后,杨运胜带着李红,先后到东北、山东、河北、福建等全国20多个省市自驾游。每次出去时,杨运胜驾车,李红则坐在副驾驶上唱歌给他提神,刚开始出去旅游时,李红还担心丈夫的身体会吃不消,但慢慢地,她发现自己早先的担心是多余的,在饱览美丽风光时,杨运胜兴致颇高,开心得像个孩子,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壮实。

  2014年春节期间,老两口又来到海南旅游。圣诞节那天,他俩正好在三亚。那天,杨运胜拉着老伴的手,在美丽的三亚海滩散步,海风习习,他感到幸福极了。其间,他动情地对老伴说:“我希望十年、二十年后,还拉着你的手,在这里过情人节……”老伴幸福得直点头,随后,她唱起了电影《婚誓》的主题曲:“阿哥阿妹情谊深啊……”

  除了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,杨运胜和老伴还每年都有一次出国旅游的安排,先后走过了韩国、泰国等10多个国家,两人成为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。

  谁知,就在杨运胜幸福地享受生活时,厄运再次降临:杨运胜的后背长了个肿瘤,经过确诊是肾脏上的癌细胞转移到了后背。丈夫再一次走向生命的十字路口。医生悄悄告诉李红:“得这种癌,生命周期一般不超过半年。”李红红着眼睛拿着诊断书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杨运胜却轻松地说:“我已经与死神交过了多次手,我不怕它,这次,一定还能挺过去。”在接受化疗时,杨运胜丝毫没担心自己的病情。等化疗带来的短暂痛苦一过,他就拿出一张地图,与李红谋划着出院后将到哪儿去旅游,一点儿也没有将自己当作癌症病人。

  挺过几次化疗,杨运胜身体内的癌细胞急剧减少。一出院,他就没事人一样拖着李红继续外出旅游。这种“旅游治病”很有疗效,杨运胜活过了医生当初预言的半年生存期,各项指数趋向正常,他再一次奇迹般摆脱了死神的来袭。

  2015年,杨莹和一个从事IT行业的北京小伙结婚了。婚礼上,看着女儿幸福地披上嫁衣,杨运胜心里五味杂陈。在婚礼现场,他说:“我万没想到我能看到女儿出嫁,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人。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你们夫妻恩爱……”女儿女婿同声回答:“必须的。”杨运胜流下了激动的眼泪。

  不久,又迎来了李红60岁生日。杨运胜除了给妻子举办了一个盛大的生日宴,还用积攒下来的钱,给爱妻买了一架钢琴,他深情地说:“感谢老天让我认识你,让我幸福地活到了现在……”李红说:“希望等你100岁生日时,我用钢琴再为你弹一曲。”

  从第一次被施行肾移植手术至今,杨运胜已经健康地生存了39年,是迄今国内生存时间最长的肾移植患者,他各项生理指标均为正常,在医学史上堪称奇迹。2016年8月14日,出现在记者眼前的杨运胜打扮新潮、说话快言快语,不时冒出几句“潮句”。他得意地告诉记者:“大伙儿都说我是北京最时尚的老头儿,还给我送了一个‘老寿星的称号。”

  如今,全国各地的病友经常邀请杨运胜去谈谈经验。每次,杨运胜都会携李红同行,他们的每一天都过得既快乐又充实。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